辰爱之名_楔子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   楔子 (第1/2页)

    喧嚣热闹的台北街头,皎洁夜空悬掛着明亮的月,映着熙熙攘攘过路人,彷彿人世间在他眼里如同尘埃。

    宋弈辰依旧面无表情,弹奏着一曲又一曲的清幽旋律,吟唱着一首又一首悲鸣歌曲,不在乎路过的民眾是否停留脚步佇足,这是他的办法,更是为了见到至今杳无音讯的妹妹。

    十年前的家中,全靠父亲一人工作养家,微薄的薪水勉强维持生计,喜爱唱歌的妹妹偶尔会偷偷跑到唱片行,带着耳机听着最新的cd,待到人家打烊才回家,每次都是宋弈辰打马虎才不让父母起疑。

    「哥哥,等我长大我要当最红的歌手,你是我第一个观眾哦!」妹妹拿着铅笔在书桌前自嗨,天真活泼的个性很讨人喜欢,虽然与哥哥相差两岁,却总是无话不谈。

    「是是是,我可是你第一位粉丝,看!我还特地跟同学的哥哥借一把吉他,以后你负责唱歌,我就帮你伴奏。」升上国中的宋奕辰拿岀原木色吉他,看起来像个小大人般有自信,打打闹闹的点点滴滴像幻灯片,一幕幕快闪而过。

    可如今只剩他跟妈妈相依为命,终于熬到大学毕业,有能力照顾家庭时,妈妈却在这时病倒,住进加护病房。

    只要在公共场合,都会找寻熟悉的背影,哪怕错看也不要错过,曾经,他问过妈妈:「妹妹不在我们身边会过的好吗?」妈妈只是笑而不答。

    时间久了,那份迫切的情感也会一点一点地消逝殆尽,他不奢求甚么,只祈祷人生在世能有一份完整的家庭,一份归属感,更是一处避风港,能在此永远留下,不留遗憾。

    铃铃铃——

    口袋的手机响起,将他拉回了现实,放下吉他后看了来电显示台大医院,内心一丝不安念头划过,赶忙接起。

    「喂?」

    「您好,请问是宋先生吗?」

    「是,怎么了吗?」

    「林雪珍小姐生命徵象不稳定,医生检查结果有恶化可能,需要您来一趟,详细的会再跟您说明。」

    「我马上到。」宋奕辰急匆匆的掛上手机,背着吉他拦下一台计程车,直奔医院。

    走廊上零零散散的人,每前进一步如同脚踝绑上石铅那般沉重,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到加护病房门口,他的妈妈因猛爆性肝炎送医,全身插着各种管子,得依靠机器侦测方能存活,他不晓得妈妈甚么时后醒,只知道他的妈妈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回忆起在他十四岁时,家里来了好多流氓,向他妈妈讨爸爸赌博欠得债,当时还稚嫩的兄妹躲在妈妈怀里,瑟瑟发抖的看着家里被翻箱倒柜,弄得一团乱。

    「把钱交出来!你老公在我们那借了一百二十五万赌博,这是借据,利息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